您目前所在位置:广州南方助孕中心 > 代孕试管供卵 >

金戈铁马 气壮山河 蒙古马的前世今生

未知 2024-05-04 978

在冷兵器时代,马是最具机动性的战争工具,谁拥有足够数量的良马,谁就掌握了克敌致胜的法宝。骑兵以其快速机动,出其不意,攻敌不备而视为最精锐的部队,受到历代王朝的重视。

蒙古高原是一片古老的内陆高原,那是一个让人敬仰的高地,蒙古高原为亚洲最大的内陆高原,地域辽阔,物产丰富,它东抵大兴安岭,西及阿尔泰山脉,北至萨彦岭、肯特山、雅布洛诺夫山脉,南界阴山山脉。范围包括蒙古人民共和国全部,俄罗斯南部和中国内蒙古全境和甘肃西北部、新疆北部部分地区。有草原、戈壁、沙漠、湖泊、森林等地貌,雄浑辽阔的蒙古高原是培育优良蒙古马的摇篮,神奇的大地讲述着蒙古马的不凡身世,以及千百年来围绕蒙古马发生的一幕幕让人荡气回肠的往事。

发生在这片古老内陆大地之上惊心动魄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这里是古代匈奴、突厥族发源、强盛的地方,他们曾建立了能够统治整个中亚地区的帝国。这里也是成吉思汗炫耀武功的大舞台,他征服的辽阔疆域,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帝国。欧洲人后说公元13世纪,对于西方战略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卓有成效的年代。其所以显示出光辉,是因为蒙古人给欧洲的骑士们充当了教师。蒙古人的军事水平完全超出了那时任何欧洲军队的能力,也超出了任何欧洲指挥官的想象力。曾有过蒙古兵团长途奔袭两年之久,奇袭拉萨的著名战例。游牧民族是以弓马之利打天下的,冷兵器时代,骁勇而有组织的骑兵几乎是任何力量都不可战胜的。

马是人类最早饲养的动物之一,集灵性、忠实、快速和俊美于一身。新石器时代,东亚大陆野马广泛散布,原始人类从马身上获取肉食、马奶和皮毛。在距今7000年至4500年前,欧亚大陆的游牧民族首先将野马驯化为家马,不断繁衍壮大,逐渐衍生出不同的种群,并渐次传入中原农耕地区,从晚商遗址,安阳殷墟与山东临淄春秋时期出土的马骸骨可以断定,当时马匹已经作为重要的畜力。

在军事应用上,春秋之前马匹主要用于牵引战车,当时两军作战以车战对阵,三五匹马拉一辆战车,车上有弓弩手,长矛手,相互冲击搏杀,达到消灭对方、震慑对手的目的,其时也有步兵,但步兵仅仅起辅助作用,兵车的数量成为衡量军事实力的唯一标准,到了战国时代,随着战争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战术的多样化以及同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争需要。处于西北的秦国、北部的赵国骑兵逐渐应用于战场,一时间,诸国效仿,重视发展骑兵,作战方式从以前的车骑并重逐渐转变为重视骑兵,战车和以战车作战的方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骑兵作为一种独立的兵种,正式登上战争的历史舞台。

进入两汉时期,迎来了骑兵发展的黄金时代,因为威胁中原王朝的匈奴等游牧民族拥有良好的战马,机动性很强。骑兵由此成为那个时代决定胜负的重要军事力量,残酷的战争对于战马的需求越来越大,要想称霸天下,逐鹿中原,就必须有强大的骑兵部队;要想拥有一支战无不胜的骑兵部队,首先就得有优良的战马。骑兵离不开战马,战马离不开骑兵。骑兵称呼战马为“无言的战友”蒙古马耐力好,耐寒性强,生病少,善长跑,即便是零下40摄氏度依然可以作战,在战场上不惊不诈、勇猛无比,非常有利于骑兵的长途奔袭。更为重要的是,蒙古马能适应粗放的饲养管理,生命力极强,汗腺发达、不畏严寒酷暑,即使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也能生存。

正是这些优良的品质,使得蒙古马成为蒙古骑士的首选,成为历代骑兵的最爱。选军马有严格的要求,不是越高大越好,高大的马不会被部队选中,那些身高在1.33米以上、1.40米以内的才是标准身高。在战场上马越高大,骑兵的目标就越明显,被敌人射中的机率也就越大。而1.3米的体高,这个高度不仅尽量缩小了目标,而且不会过多地影响马的奔跑速度和跨越障碍的能力。毛色也是挑选军马的重要指标,如果不是在雪地这样特殊的战斗环境里,白色和浅颜色的马更容易暴露目标。军马的毛色就像军队的迷彩服一样,是为了在战斗中更好地隐蔽自己。蒙古马完全具备了这些特征,成为历代骑兵的最爱。

随着解放军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摩托化和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基本消失,仅象征性地在中国西部地区的内蒙古、新疆、甘肃保留了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另外西北边防部队由于巡逻需要,每个连队都配备战马。我在西北边防连时,有幸认识了蒙古马,这种最具耐力,最动感情的“无言战友”,军马入伍和士兵入伍一样,都有入伍审批手续,都有编号、姓名和档案,要办理入伍手续并派人去接,一匹马从入伍到退役,都建有和战士一样的档案,登记服役、退役的情况。骑兵的训练科目主要有马上斩劈、乘马射击、马场马术、乘马越障、野外骑乘、骑兵阅兵分列式等。

骑术训练是主要训练课目,也是检验战士和军马结合是否紧密、配合是否默契的有效方法。在开展骑术训练的日子里,战士们特别爱惜自己的军马,军马也格外听战士们的话。战士们将自己的军马用心全副武装后,骑着军马排着整齐有序的马队,浩浩荡荡来到骑术训练场,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匹匹骑着战士的军马如离弦之箭飞奔起来,战士们在马背上熟练完成乘马劈刺、乘马射击、乘马格斗等训练课目。最惊险的要算是乘马翻越障碍和乘马钻火圈,这是检验军马战斗胆识和战士骑术高低的高难度训练课目。战士们跨上蒙古战马,一声号令,只听见风像潮水一波一波连续不断涌来,快如闪电般地跨过预先设置好的障碍墙、障碍坑等障碍物,飞也似的穿过燃着熊熊火焰的火圈。在完成这些高难度的训练课目中,战士和军马结合得非常紧密,配合得十分默契,这些高难度训练课目的完成,是战士和军马情感融合的过程,是战士和军马共同努力的结果。

蒙古马耐力好,不吃不喝跑一天没事,蒙古马认路,巡逻路只要走上一次,它就会记在心中,不用牵引,自动行走到达目的地。蒙古马奔驰的速度相当于汽车60码的速度,蒙古马跑得异常稳健,奔驰起来像腾云驾雾一般,体验到骑马奔驰的快感,胸中豪气丛生,跨马征战乃至舍生疆场,都是一种壮丽的征程。溜马可以锻炼马的飞奔能力和身体素质。随着军马一圈一圈地奔腾而过,马蹄扬起的浓浓灰尘高高飘荡,带头的军马使尽全身力量奋力向前飞驰,其他军马也不甘落后示弱,用尽全力拼命在后面追赶。

夏秋之际是牧马的最佳时机,鲜嫩青草的急切表现,是战士们心中涌动的阵阵喜悦。在晴空万里的日子里,战士们急匆匆赶着战马、忙乎乎、乐呵呵、笑盈盈地走向广阔的草原。当战马渴了的时候它们漫步到饮水池边,低下头来尽情畅饮甘甜的清水,喝足了水之后又回到开始悠闲地吃起草来。闲暇时日,战士们拿上毛刷、梳子等物品,开始给军马“梳装打扮、清理卫生”了。他们把军马浑身上下刷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将长长的马鬃梳得整整齐齐披散在军马的脖颈两侧,将马蹄上的脏物刷得光光净净,并用锋利的修蹄刀将马蹄修得平平整整。战士们认真细心呵护军马的态度,好似在用心呵护自己的孩子,马儿温存地用圆圆的鼻子不停地嗅着,头不停地在战士们身上蹭来蹭去,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灵活地转来转去,可以看出军马对战士们的深厚感情。这样久而久之,在呵护照料军马的过程中,战士和军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感情越来越深厚。蒙古马通人性,与主人形影不离,每到老兵退伍的时候,都是战士和战马最痛苦的时候。

老兵来马厩跟马告别,流着泪为马刷最后一次毛,战马看老兵军衔没有了,就知道老兵要走了,跟着主人流泪,用嘴巴咬着主人的衣服不放。战士们说:“军马是我们的战友,我们情谊比山高,比海深。”不当边防战士没有体会,只有当了真正的骑兵才能感受到骑士与军马之间的生死之情。骑兵和军马的关系就是亲密的战友关系和密切的伙伴关系,战士们爱军马如鱼儿爱清水,似禾苗爱雨露。战士们与自己喜爱的军马息息相通,时时相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演绎着战士与军马之间的情感故事。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在冷兵器时代,骑兵曾经横行天下,所向披靡,随着社会的进步,战马、骑兵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但矫健的战马已经成为镇守边关,策马扬鞭的象征。没有那一种动物能够像马一样和人类建立伟大的友谊。尽管现代文明的曙光照耀全球,但在蒙古人依旧对马有着深刻的眷恋,马是蒙古族牧民最好的朋友,也是其崇拜的对象、仰慕的灵魂,文明的依托。没有那一种动物能够像马一样改变人类历史,从人类跨上马背的那一刻起,文明的进程便以马的速度在奔跑着。商贸往来,通信传递、文化交流、征战攻伐,建功立业,民族交融,无不依靠马。

一代代蒙古战马和骑手把自己的全部情感和生命融进了这个古老而光荣的队伍,他们的价值早已超越了自身的存在。他们建立的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这种荣誉将永远铭刻史册。可爱的蒙古战马,请接受一个退役老兵永恒的敬礼吧!

(王彦峰杨秀川)


参考资料


Copyright © 2002-2030 广州瑞锦堂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广州市白云区鹤龙街鹤龙一路68号B906室 粤ICP备2024191606号-1网站地图